今天騎一段10分鐘的路程去買東西,好巧一出門就下雨了。因為有還算防水的外套,所以也無所謂地慢慢騎。一直到雨水透過外套,濕了整個衣服,皮膚感受到涼涼地不對勁,才在飲料店停下來,點飲料並且穿雨衣。

 

從小就很不喜歡穿雨衣,程度是:國中還是高中時,曾經因為每次下雨都溼答答地回去,屢勸不聽,而被鎖在門外。基本上對雨天有很多美好的記憶和感覺,喜歡雨天,但是討厭要出門的麻煩,也討厭要把雨衣拿出來穿上的動作,所以一直都走順其自然的路線,身體正常的情況下,我可以淋淋雨,反正淋濕了總是會到某個時候,弄乾,或許洗個舒服的澡。

 

騎很慢的時候想到了在玉井的城堡超大雨經驗,是一個颱風夜,很少見的狂風,加上暴雨,接連不斷的下。我在城堡的頂樓,探索新環境,找尋可以安置自己(很吵的心)的地方,並且,在漆黑中得到一隻手電筒。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心很吵很不安定,但是知道被牽掛著,認真被在意著,然後就有一點點的安穩長出來。

 

然後有一個時期,是雨天出門會穿雨衣的,然後過了,又回到本來的狀態,順其自然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byfang 的頭像
babyfang

生命故事願世界能看見

babyf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